欢迎光临实修世界!

中文简体|中文繁体



最新发表

实修报告11

2022-06-07 ATK 阅读:283 评论:0 Loading加入收藏



    老师好,去年禅修大会一别,一直没有跟老师联系。
     差不多有大半年的时间了。这半年前半截整体是一个停滞的阶段,感觉哪里卡死了,越练越糟糕。

     直到最近逐渐梳理清晰,我一直以来的习惯是:自己搞清楚了,再跟老师求证。有时候我也想要不要请老师帮帮忙,或许走的快一点。此时想起来,觉得自己走也不见得是坏事。错就错个瓷实,就把这个错误彻底搞清楚,想必以后再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。



    去年对心有了一个体验之后,就一直拿着心去做操作,总觉得想先把这个心认清楚,不管是那一层的,先认清再说下一层。
    以前老师总说我,喜欢在“档位”里搞。这回真的是卡死在档位里了。

越是拿着心去操作,这个心聚的越死,一直到脑子都聚死了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。索性不持咒了,练了一段时间吐气,倒是在身体能量上有些许进展。



    后来有一天,读《如是我闻集》忽然有一句话点醒我。大概就是说,我总是觉得心起的比咒深。心起的流和咒起的流。

    其实我过去的几年里,之所以一直在档位里搞,主要是对咒带起的流没有体验。只能咒、动作、心、想象……一块混杂着带起这个能量。

随着功夫的提高,现在才能体会到咒带起的能量和流。但回头一看,其实最开始入门学习是,没啥功夫,反而带起来的流更多的就是周带起来的流。只是它明晃晃的在那,我就没重视罢了,还是更愿意拿着“我”去鼓捣罢了,觉得“我”鼓捣的更快,更好。。

    最近的操作呢,有几个小的技巧。

1,一边持咒,一边体会心在使劲的部分。能停下来的,就停下来;停不下来的,至少不主动再加劲。

2,分辨,持咒时我想让他动那部分,和“外力”要让他动的那部分。逐渐把我让他动的那部分,停下来。那么剩下来外力要让他动的部分,应该就是贯通过来的东西了。



    某次,我听到“自然”这个词,深有感触。尽可能不再做任何的控制,保持持咒不停。眼睛就自然得看,思绪在自然的飘。
    一切自然的东西,似乎都是个流,慢慢这些自然的东西,跟咒开始融合。咒也不是我持的,只能说是心有所忆,咒自己来的…

这个我分不清了,这跟上一阶段的操作方式肯定是完全不同的。但老师说,这也是我让它动的,但我就搞不清楚,我怎么让他动的…
    这倒是问题不大,估计就是个功夫的问题。

    这个东西还不是“我的主体”,只是一个参照系。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有一个感觉,就是所有呈现,都是这个“自然”在推动。尤其看到植物的时候,会更有共鸣,那个植物的自然生长。

体验上
    首先,现在还不能去搞清楚这个问题,也就是那个从无到有的过程。一去体会,就会出来一个东西隔在无和有之间。这个肯定是不对的。

    要保持贯通我只能保持一个“傻”、“呆”的状态。可以确定的是,这个状态并不是“僵”,而是停止人为操纵。


    第二,我也不再关注中丹田了,就只说流。我发现几回卡死,都是因为关注中丹田。

第三,对这个本位,根根,有了一点体会但不知道对不对,请老师给看看。

1,以往总是想找到一个起处,后来有一天忽然意识到,这个起处,啥也没有啊…那这个啥也没有,是不是就是绝对真空?

    客观的说,啥也没有几个字说得简单,还真是想体会就能体会到的。有时候就是说什么也体会不到。

2,起处大概会有一个区域,在背心区,脊柱前缘。

这个区域很模糊,也可能不是个具体区域。如果不持咒,就只是保持一个“看”的流,那起处似乎又是从脑后贯通过来的,有时候是脖子后面。加上贯通持咒,看的起处逐渐跟咒的起处和,合上了似乎就是隐隐从背心处出来的了。但也不是中丹田,高度上在胸部的上段,深度在脊柱附近。

3,但觉也好,观也好,只能往远端走。不能回往那个区域去看。往哪看,就把那个区域盖上了。



4,那个区域里是没有觉的,也不是觉不到,往回看能那个区域里有能量、有肉体,但是那个没有觉,跟他们不再一个频道。

5,这个没有觉、啥也没有的区域,只能算是个后台,我还在有的这一边。

这段时间,当然也就是一周不到吧,慢慢会觉得那个起处,离我越来越近,但近也不是空间上的概念。近的原因,是因为流在像远端走。把它带过来了。

6,贯通、自然的状态下,持咒打坐最大的变化,就是坐的时间更长了。一来是不觉得做久了“无聊”了,我觉得以前说无聊,都是“我”在搞事情,搞不出什么心花样,就无聊了。

现在是“等”,可以肯定的是,时间的概念确实变得模糊了。

二来是因为,腿疼的感觉对我的影响变小了,有时进入深度贯通的状态,就把腿疼忘了。但回来的时候,其实疼还是那么疼。太疼了,肯定就拽回来了…


感恩老师!!


下载| 打印|
分享到

全部评论

实修世界要发表评论,您必须先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