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实修世界!

中文简体|中文繁体



最新发表

20200729见Y师录音整理

2020-11-17 牧蒲 阅读:987 评论:0 Loading加入收藏

20200729Y师录音整理

整理人:BBF

 

BBFY老师好,我先报告一下我自己的状态,我现在目前整体状态,这两年下来肉体改变是非常明显的,现在双盘每天可以一个小时以上没什么问题,原来最早是散盘都盘不了。

YS:今年是三年?

BBF:两年多一点点,第三个年头。然后这个过程中,曾经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,我们小组在常熟有一次小组线下学习活动,早上打坐,脑袋瓜子整个头表皮层,类似炸玉米花一样的,从这里开始一点一点点的炸,整个头表皮层就芝麻开花样就全部炸完了。

那一早上,一个座上大概是有半个小时左右,整个头皮层就是在炸,炸完以后,后来我在小组学习期间给QL也汇报了一下,他说那一次在座上那一次是一个相当于是量变到质变,我理解是不是脑袋瓜子里密度高的结节的这次可能破的比较厉害,不是?

YS:你不就是头皮上炸吗?头皮上就是头皮上的事。

BBF:没进到里面去

YS:没有。那个意识差不多是在大脑的正中间,差不多是在那个区域里,你们现在根本都还没有……

BBF:还离得很远,

YS:对,你这就像大脑皮层上相关的,我们讲是属于经络层面的一个概念。

BBF:很浅的一个东西

YS:对对对。

BBF:那看来我这个白高兴

YS:不,这个是很正常的,你不才两年多嚒,因为肉体的变化是需要时间的,我们讲的第一轮是先能有感觉、经络能通,对吧?经络通了,然后你才会有置换嚒,身体相当于说什么虚火呐、寒气呐,对吧?然后都走掉,然后再排宿疾,就是以前曾经有过病好了的那个病根,对吧。然后再一点点的去掉都需要时间的,对吧?当你要排那些东西,前提你首先那些相关的地方得通,然后都通了,同时我们讲还是点到线,线到面,对吧?你现在相当你这么走相当于是个面的概念,就相当于是线到面的一个概念,就是你这个头部,可能是在头皮层,只是头皮层,不是里头,因为头皮的反应跟里头那个东西的反应不一样,很简单,你自己如果心里头起来,如果能力好,你现在起不来,

BBF:起不来,

YS:所以就没有这个感觉了,你想你如果中丹田的反应,如果是同样,你在脑袋上应该是一样的,应该是那样的反应,就是从里头出来的那种东西。

BBF:哦,这脑袋里面也是最后从里面出来。

YS:就是你下面上去的,我们讲中脉嚒,第一轮是心脉,中丹田是起,然后一点一点首先拱起来,然后变成所谓的喷泉,然后这个喷泉一点点上来,最后透开来,

BBF:所以松果体那地方的老巢要毁掉,是下面的心流上来把它冲掉的,

YS:对对对,只能是这个来,你要动这个,你外面一个刷洗是不够的,最终一定得靠里头把他透开。

BBF:哦,

YS:所以他需要时间,为什么给你们前行位定的是三年的时间。它是需要时间的,就是不着急,

BBF:好,理解了。

另外就是身体自己感觉比以前通畅很多。我不是跟着CYH老师学习了衣食住行,贴暖宝宝,我现在前面一贴暖宝宝,我真正热的是在后面

YS:后背,

BBF:后面在热,那就身体是透过去了,以前是没这个感受,另外还有一个热量可以感受到……

YS:所以你们现在和我当年不一样,你们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辅助的一些方便在那,所以肉体的调整可能会更好更方便一些。

BBF:我是乌七八糟,只要是用得上的,我都用了,刮痧、艾灸、拍打,我是反正有用的我都尝试

YS:是的,这些对皮肉的疏通,他肯定是有很好的帮助的。 

BBF:目前我大概的状态是这样子。

YS:那更深层面的变化就靠这些就不够,一定是你自己里头起来的能量。

你知道吧?

BBF:必须是心流起来的。

YS:你起码是咒起来在肉体层面的嚒,就是说它必须从里头起来的东西才能把里头一点点透开。你刚才那些辅助只能是外缘,对吧?

你要是用药呢,就是药层面的往外透,对吧?但是药动不到的地方他也没有办法,这就是不同的方法,你慢慢去积累经验,不着急

BBF:我还去找YJJ师兄去给我开药,吃了几个礼拜的药,就是说他感觉到我哪些地方有寒湿,他跟我开了几个礼拜的药,我觉得效果也很明显,比我打坐出来的东西可能更深一个层面的东西

YS:你就知道了,你打坐还到不了药的层面,

BBF:额

YS:对吧?

他就需要时间,不着急,通过现在这样练习,我的表达,你们要知道你们自己在那作用的时候大概能动到哪个层面,对吧?能动到的层面外面你们就慢慢去动就完了,然后他一点点往里头,这个过程你们就自己看,这一年一年是不是逐渐的往深入去,我们讲就叫深入行,这属于深入行的操作,

然后深入行的操作的参照的话就是你念咒,念咒怎么念出来的,对吧?那就是一个参照。

BBF:好,后面是我们几个疑问。第一个疑问就是关于我现在这个阶段的在状态,我想请教一下我这个状态是不是对的?

YS:都是对的。你们都是对的。这是我始终在表达的一句话。然后下来你要对你自己当下那个状态,你们要有一个认识,对吧?然后这样一个状态它是要变化的,然后这个变化的方向是逐渐深入,就ok了。(0644

BBF:我为什么有这个疑问?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在状态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干什么事情都是中丹田地方聚在这地方用工。

后来我一个礼拜之前我去了趟郑州,见了QLQLZ老师就说我这,就是您那个文章里面讲的,就是说我可能抓住一片云彩。

YS:这个反正也无所谓,因为在不同阶段是不同的要求,就你当下,你只能做这样一件事,

BBF:你抓云彩就抓住再说

YS:对

BBF:你先抓住再说

YS:对,你先抓住了,然后再来慢慢看这个云你能不能把散得开,这是一个次第的过程,对吧?

你云都没有抓到,那就谈不上深入到云里面去了。

对吧?你要深入,第一轮你先要沾了嚒,

BBF:我为什么有疑问,我担心我走歪掉了。

YS:不会歪的,你只要每天打坐,按照我们要求打坐,日常你能够内外一致简单,对吧?但是所谓的内外一致简单,你只能按照你的水平去做,对不对?所以你现在里头相当于都没打开,你只能在外面,你意识层面对吧?或者比较表层的七的层面,你以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参照系把外打开,然后至少你面对的时候不会跑到那么高来面对,对吧?但事实上现在你也做不到的,对吧?你可能在这个地方,因为你在里头,对吧?

你肯定就是说里头可能有5分,然后外面有5分,外面的5分可能就跟这有关系,里头这个5分的话就会有它的一个作用,重要的事就是你们自己对自己的状态有觉察,有了这样一个参照系以后,然后你再看你一天天的操作对象的改变,对吧?然后这个方向是不是我们说的是在不断的深入,对吧?是这样一个逻辑。

BBF:所以像我现在这种其实根本不用管流不流什么之类,不存在流不流,

YS:不,你一定不要说你管不管。明白了吧,就你该怎么做怎么做,然后你清楚,然后他的方向是往那个方向,

BBF:对。

YS:对吧?他什么时候出来,你就是一个开放的心态就完了,对吧?你知道当下的状态,哪个是你自己内在的,你要清楚这个,对吧?最内在的然后是不是一点点还在不断的内化,只要是这样的一个方向就对了。然后还有给你每天自己打坐的时候,还有日常碰到的事情是不是都可以帮助你,对吧?能够有意识的往内化方向靠就行。

但是说,你刚开始说,你全部精力都放在这儿,也没问题,对吧?但是以后的话就慢慢的关照,可以放开一些,这边可能弄个五六层七八层的关照,可能还有三四层关照,还有其他的地方。

BBF:这就是我的问题,这就是我的疑问点,就是我原来相当于也只关注在这(指中丹田)吗?现在我是,我自己能感觉到,我不是完全聚在、揪在这个地方,我已经开始实现了整个身子扑上去

YS:哎,对呀,

所以这就说明你在进步了,这就是功夫,

BBF:我就是想问我的整个身子扑上去是不是对的,

YS:没有什么对不对,都是对的,我跟你讲。就你们的所有的做的都是对的,只要干事,就是这个对的,都是变的。

对吧?你要清楚的,你现在就说是这个状态,然后跟以前比有变化,然后这样的变化是我们讲是内化,对吧?然后是更广,觉察在提高就ok了,

BBF:就继续这样做功夫,

YS:对对,是对的,没有不对的。

你只要每天打坐,每天打坐在那,天天在那念咒、盘着腿你就偏不了。

你就想你平时你在坐上的话,你不会那样的,对吧?你刚开始还在慢慢走,到后面收工之前你肯定都在里头了。

BBF:我为什么有这个疑问和困惑?您书上讲的话,后面这些文章里面就是关注中丹田做功夫,但我现在做功夫有点不是放在这(中丹田),是整个整个肉体都参与进去了,

YS:对,但是你整个肉体参与,你中间你还是有重心的呀,你外面3分,这里头4分,对不对?或者你身上你这么一大片,你弄了7分,你还有3分就放了那么小的区域,那不还是重心在这吗?是不是这个逻辑?

而且必须应该是全体关照,对吧?我们是打洞,不是说钻进去,对吧?我们打洞一边在里头挖,一边这个东西都得把它清理掉,你光关注这边,这边不清理不就有赌上了吗,

BBF·所以我现在全体的继续做下去就ok

YS:一定是ok,不会有错,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,他不可能有错,你只要早上打坐,你按照那个程序,对吧,在那坐,你自己去看和你平时的差别,

BBF:这就是我跟这个也是相关联的下一个问题了,就是我在坐上的状态。

我现在坐上的状态,就是说,持咒也不是像以前在中丹田持咒,是整个人感觉现在肉体不存在,融化了以后是在一个以人为大小的一个圆形的球体空间的持咒,这个是不也是正确的方向,

YS:当然是,关键就是说,你怎么会变成外面,你一定是身上这个东西外化了,然后你才跟着外化的,对不对?然后你外化了,现在变成这样的状态,这个状态里头到底是什么样子,你有觉察没有,

BBF:目前还没有,

YS:对,这就是下一步的事情,对吧?

你这东西现在你第一轮你只能先把它推开了,推开了,你现在可能刚开始因为这个很好奇,或者一直在这么推的,可能注意都在这个地方,对吧?

慢慢久了,熟悉了以后,你慢慢会发现,因为你这个咒不是在这念的,对吧?一定是从里头念出来的,对吧?

你慢慢念着、念着,你发现,哦,又发现里头又有东西了,

BBF:就在这个球体里面慢慢会发现有东西存在了,

YS:一定是这样的,你不用去想象应该怎么样,你就对你当下的状态,对吧?就像你……

BBF:我现在给您描述的就是我的当下的状态,但是我担心……

YS:不用担心,这个道理都跟你讲了,你担心什么,我就问你,

BBF:我的担心是我没有去聚焦在中丹田,跑偏了,

YS:你怎么叫跑偏了?你说你把这个东西撑出来,这个东西怎么出来的?这东西怎么出来的?

BBF:应该也是这地方(指中丹田)撑出来的。

YS:对,只不过你现在没有觉察到而已,对不对?

那就是我们讲在状态第一步,然后下来你就去觉察呗,到底这个过程怎么发生的?,对不对?所以我们讲的很重要的一个,现在在前行位的一个学习里头,给你们概念就是你要学会认识自己,对吧?然后学会描述自己,描述就是为了让你更好的认识自己,然后自己描述完了,然后再看我们是怎么描述这些事,就一定是你自己的体验才是真实的。

我们所有的表达我们讲叫现量表达的,这是什么概念,就是对体验的一个描述嚒,所以你体验到这个状态,怎么可能有问题呢,就是你自己认识不清楚的事儿嚒,对吧?没关系也是很正常,你慢慢认识。

BBF:好,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。我持咒就继续坚持这样子,在坐上持咒就在这个空间里面持咒就ok,(1430

YS:你不要有概念:我就得要这样,明白了吧?持咒我跟你们的要求,你们就是全身心的投入就ok,然后慢慢内化就完了,对不对?然后在这样的过程,好像你现在持咒,你可能更多的是感受到外面,对吧?然后久而久之,你这个过程,你慢慢就会一点点就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,怎么形成这个状态,你自然就过来了,对吧?

但是你说我就得这样,那就错了。明白了吧?

你永远是在变化,你就是变化中间,我们在路上,你就是路上的某一个点,对不对?

然后你只要在不断的行进,这个点就在不断的移动,除非你不动,对吧?不动也不可能,不进则退,就是这样的一个逻辑,

BBF:所以就全身心持咒就ok了。

YS第一步这叫在状态,全身心持咒是让你在状态,然后在这个条件下慢慢有所觉,但是在状态是高于有所觉。就是优先级,就行了,

BBF:好。好。这是第二个问题。

第三个问题,在我们小组里面为这个事讨论好几次了,就是吐气吐尽这个事儿。

我总是吐不尽,

YS:这也是你们把,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,我现在跟他们表达,这是一种表达,对吧?就是吐尽,实际上我们讲吐气吐尽就是对一个正常吐气过程的一个表述,就说你正常有气在那出,在那吐、吐、那叫没吐净,对吧?你自然的你不出气了就是吐净了,对不对?

但是你们把他这个吐尽有一个绝对,非得把它吐的干干净净,那这个就是无底的,就练成吐气了,对吧?但是我们做吐气的目的不是为了去练气,对吧?是通过吐气这样的操作,慢慢让你去感知能量的运动。

BBF:看来我们讨论就走歪了,

YS:因为所有的事情,在我们来讲,最终都是要过渡到心嚒,对不对?但是对一般的人来讲,这个心是没有概念的,对不对?所以对一般人来讲,它能够触及到,除了这种肢体运动能够有点全身相关的话,就是呼吸的这个运动,对吧?是最容易让你从身体的运动,然后慢慢过渡转向到对自身的一个关注。

BBF:所以其实吐气不用去做极限吐气运动

YS:那个就是属于练气了,对吧?

我们从来没这么去讨论这个问题,实际上就跟你念咒是一样的,对吧?

我们只不过是对于普通人来讲,大家不相信这个,所以我就不说念咒,我们就说吐气,对吧?你念咒的过程不就在那吐气,对就是一轮一轮的事,然后只不过念咒,因为还有咒本身,所以这个能量更容易让你们感知。目的就是这样,所以持咒跟吐气的结合就是这么一件事。

我也表达过,只要你感知到能量了以后,其实那个气就跟你没关系了,他爱怎么吸爱怎么吐是他的事,你的注意力就是在能量上去管了,对吧?所以你在能量上的一个操作比你在气层面的一个操作就深入了,就内化了,对吧?你深入进去了,外面的你还管他干嘛呀?外面是自然的概念,你知道只要有拱起来,那边自然就应该出去。

BBF:所以真正能量起来之后就把自己融到能量里面,其他都不用管了,
YS
:没有,还要不断内化,我跟你们讲了是个内化,你们到了现在老是觉得拿一个阶段要取代这个阶段,你一定要把它变成一个概念,我们是在一个行动的过程之中,路的尽头是法界,

我们当下就是我们肉眼凡胎的一个存在,对吧?你就在这个地方,你那边怎么一点点贯通过来,然后你的重心怎么从肉眼凡胎这个层面,一点一点点回到本位,原理就是这么一个原理,所有的操作都是基于这么一个原理来设计的,对吧?然后我们所谓的够得着的地方,就是普通凡人自己能够得着的地方,对吧?那就是疼呗、痒呗、燥呗、有情绪呗,就这些事嚒。

这是我们能够得着的嚒。但是通过这些东西,我们慢慢要过渡到能量,就超越这些反应,对吧?然后到了能量,然后才从低级能量到高级能量,最后才到所谓空,对吧?然后最后再超越所谓的空,然后这里头刚才讲就是形而下从肉体层面一重重过来,那么神识这一块,就要比这个可以更容易一些,那就是另外一重的一个超越,就所谓的678的概念,是这么来讨论的。(1910

BBF:好,这个问题就很清楚了,看来我们还是……

YS:这是很正常,就没指着你们都明白了,对前行位你只要做就行了。

因为我讲,就是说,真正你的改变是操作给你带来的,对吧?你有了体验,我跟你讲,你就可以理解,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,你没有体验,你们几年前,你拿那个过来说,我没法跟你们讲的东西,我讲完了你还是概念,你会跑到脑袋上,就不知道我,更不知道我在讲什么,对吧?但是你身体要有感觉,就必须要有时间,对吧?所以我才决定前行位要三年,前行位你们现在看我,虽然就那么几课的东西,其实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在里头,对吧?你后面所谓加行正行,无非就把这些的内容再给它细化,对吧?

再对你们新的体验,然后再去印一下而已,所以刚才这些东西没跟你们说,其实也是是他们后面来说的,前面你上来,前行位说这些事又乱套了,对吧?

所以我就是一个逻辑,就是说你们前面看这一堆东西或者跟别人交往,最后就产生一个信,说这事靠谱,愿意去尝试,对吧?

然后第二步就是去尝试,尝试以后你们所经历的一切,我们通过我们这样一个设计,早上的功课和日常的这样一个练习的话,你就在道上就走起来了,然后剩下来就是你的经验,对吧?你自己慢慢有经验了,你的经验永远是对的,你别想着你会跑到别的地方,不可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。

BBF:我总担心我搞差

YS:不可能的,就是说,搞差就是法的问题。

明白了吧?

BBF:对,会不会中间抓这个东西不放,我就担心我抓住某个东西

YS:没有,因为有法给你们,让你们去念咒的时候,你抓什么呀?你真全身心投入到咒里了,你就在咒里,你还能走哪去?你走不到哪去的呀,就算你坐下你能够抓一点,然后大家在讨论的时候,你也去感受他,到你早上一坐的过程中,你真正走进去的话就回到你的状态里头了,对吧?而且这样的状态一定是比你那样,你抓的时候你觉得要舒服,对吧?所以你开始不知道,你就抓到,最后你抓的起得很高不舒服了,你自然就知道自己不对了嚒。

那边始终有一个标准在带着你,这是法的问题,对吧?走偏的就是法搞得不好嚒,我们搞研究不都这个概念吗,你真把这个理搞透了,这个东西出来不可能偏了吗?一定是可以重复的,对吧?所以这个,当然这个也是需要你们的经验慢慢去验证,开始有担心很正常,对吧?

所以给你们几个,一个就是咒,就怕你们是入定的时候,或者其实入定我们没有问题,因为我们打坐不要求你们入定,唯一的概念就是你们在睡觉的时候,早上就是一觉睡好了,第三觉、第三觉,三四点钟的时候,那个时候可能会容易进入一些境界,对吧?在那个时候你反正有咒念得熟熟的,到时候你不管碰到什么问题,害怕了就念咒就完了。就OK了。

BBF:在梦里面遇到大事也是念咒就ok了,

YS:对呀,给你一个咒干什么,就是干的这个,救命稻草,对不对?

你到关键时候保险绳一拉就完了,对吧?因为你信这个而且已经形成习惯了,最后是本能反应。

所以上来为什么要你们念咒,就是这个意思。(2237

BBF:好,这也是我的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有时在坐上持咒人好像进入一种混沌的那种状态,完了以后,突然一下子人一抖就醒过来了

YS:没问题呀。

这样有什么问题呀,就相当于你放松,松到一定程度后,失去平衡了,人又平衡了,

BBF:对,就有点这种感觉。

YS:对呀,这很正常,都是肉体的正常反应。

对吧?你比方说,歪到这个地方,你如果不抖过来,你不就倒下去了,对不对?

BBF:就按这个方式走就行了。

YS:对

BBF:抱歉,我问的问题比较粗浅的,

YS:没,没,这都是很正常的。读书人的特点。

BBF:另外就是,我上次来见你以后,您给我的建议就是让我持净土和心经,我还是坚持两个?还要不要调整?

YS:反正至少你现在,我觉得持得还是挺好的,你就一个小时,是吧?

BBF:我早上至少一个小时,我一般情况都可以坐两个小时,

YS:你要坐两个小时的话,我看一下,其实净土对你其实真的还是挺适合你的。

BBF:我净土特别在状态,我自己感觉我跟净土的融合度非常高,

YS:是的。是的

BBF:心经持起来就是,我刚才跟您说……

YS:是因为你里面没动起来,明白了吧?是因为你里头没动起来,他如果能动起来跟你这个净土就很好的可以结合起来。

BBF:我现在是这样,我在净土的时候,我的人就可以进到刚才跟您讲那个状态,全身心的、融化在那个空间的状态,但持心经是达不到这个状态的,

YS:没有,你下次在融化的状态下,你在里头再持心经呗

BBF:那我回去试试

YS:实际上是我们讲的,这一个咒,就是相当于把你自己打开了,然后下一个就要在这里头再开始起来。按道理是这样的。

BBF:好的,那我回去尝试一下,

YS:所以我不知道,你净土换成心经的时候,你是净土是什么状态换到心经去的,

BBF:我可以现在把我的净土的状态给您展示一下。

YS:不用,你就给我讲一下,

BBF:净土不是持到最后,陀佛三遍、佛三遍,完以后我就开始转换心经,转换过程中手一举起来那个空间就没了。

YS:对。对,这是你的觉察的问题,

BBF:对,

YS:你下一次你从净土转到心经,你不是在坐上吗,后面陀佛三遍、佛三遍可以不用持,直接转心经,你持净土是这样的状态嚒,然后你转成心经的话是那样一个状态,你就看这个状态和那个状态到底差别在哪。

BBF:好,

YS:它是不一样的状态,对吧?这就是你们的觉察不够,

BBF:但我现在可以做到一点,就是我的心经完全用中丹田去起这个咒。

YS:对,然后还有一个逻辑就是你用中丹田去起这个咒,你现在是,他那个轨迹是什么样的轨迹,然后跟你手印之间能不能接的上,

BBF:这一点我观察不到。

YS:对,所以你慢慢去观察,我没说你要观察到,我只是告诉你,你今天来我不就告诉你方向,

BBF:理解,理解

YS:对吧?最后的逻辑,最后相当于印就应该在你的中丹田里头,明白了吧?然后心经这个里头从中丹田里头起来的,慢慢来,你反正就看,最后是不是可以,这就叫融进去,

BBF:这样就叫融进去了(2637)。

YS:实际上就是,你可以说这个东西在里头,也可以说这个东西,你的中丹田也是可以出来的,都是一样的,其实。

对吧?但你不用去观想,你就是简单,你首先第一个就是合掌在这个地方,你可以感受和你的中丹田是不是就可以合在一起了,对吧?印都是要起作用的,是不是可以合在一起了

BBF:(现场尝试了一下)您这一说还真是,

YS:对,因为你就没有去觉察,你就变成做功课了,反正到这个点干什么,因为刚开始就没反应,明白了吧?

BBF:对

YS:然后其实有那么多时间下来,他一直在变化,但是你因为一直都没有去管他,对吧?所以你现在管管它你不就知道了,

BBF:关键是不知道这个

YS:没关系,你功夫到了我告诉你就行了嚒。一说你就知道了,你有功夫了就简单,一点(拨)就完了,以前你没看,一告诉你,你一看,确实这样,就完了嚒。

没有那么复杂,

BBF:(现场继续在尝试)您看,还真是,

那我就回去还是继续坚持这两个咒,

YS:对,然后把这个过程慢慢要清晰,对吧?这样的过程是不是在深入,是吧?

我们讲的是在重重深入,第一个咒和第二个咒是不一样的,第一个咒起来,第二个一定是在第一个咒的内里头起来。对吧?

然后当然这个东西(指圆形空间)你现在大小你也会变化的,对吧?你可能推推推得开,但是可能你靠那个净土他只能把它推开,但是如果你的心经拱起来呢,没准就把你弄破了,是吧?你一个球这么推是均匀的,但是你要一个东西直直的杵上去的话,那就是不均匀的了,对吧?

那个球就可能会被你杵爆了,对吧?杵爆了那可能又不一样,对吧?这个时候你就突然发现身体都在里头,原来的话都被外面能量给覆盖了,

BBF:杵爆了才是对的,是方向?

YS:你怎么从里往外一重重打开呀?,我们都讲过的呀

BBF:是

YS:这个图示意也都是这样给你们示意的吗,

BBF:但是,就没到这个状态,就没那个感受,

YS:没关系,我就告诉你们,

BBF:理解了,

YS:我们说的,你们最后都是要证的,

BBF:所以我觉得,其实定期要见您是对的,

YS:那你要有变化,明白了吧?

就得问出你自己的问题,你的问题一出来,我会告诉你,马上就可以变过来,但是你要是没变化,就是说只是见一见,那就没意义。知道吧?

BBF:您看您这一说我就马上……,以前可能也在这么搞,但是不知道,

YS:对,没有觉察,因为最开始就是没感受的,对不对?所以你有了这样的一个经验,我为什么说你觉察的,我给你们在状态、有所觉的概念,就是对自己的变化一点点要清楚,对吧?因为刚开始可能,但是到了七八成,这量变慢慢他会到质变之前的,那你早一点觉察,这个质变就可以早一点发生。

对吧?但是你说你没觉察也没关系,你真到了该变的时候,他也就变了,

BBF:也会来,

YS:对,因为这个功夫,反正是核心的问题,就是每天的功课要做,这是核心问题,其他都不重要。

BBFOK,理解

YS:包括那个书上,你们也别指望着说先都把书的内容都搞懂,不可能的。对吧?

第一轮搞完你就知道怎么做就行了,

BBF:书的好多地方都看不懂,

YS:对对,然后那就把书丢到边上,就是天天做,天天做,然后对自己的状态去认识,实际上就是把前行位那几个东西,去把它一点一点的去在身上,去把它行出来,然后行的过程才能熟能生巧,对吧?所谓的内化才有可能,觉察提高才有可能。

对吧?最后所谓的智慧就是觉察能力所以你在练觉就都是在练智嚒,对不对?

你看到了才能选择。对吧?我们讲最后实相,实相是什么,实相就是生活的状态,对吧?

所以这个东西不是推理了对吧?事情你看到她就是这样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你们所有的担心是因为没看到,

BBF:好。我就持咒的问题,我心经的持咒的时间长度要不要调整

YS:顺其自然,你就是全身心投入,然后你自己当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就在状态

BBF:交给他就行。

YS:你今天想多做做你就做,明天不想做了就少做点,反正基本上,但是我有一个基本概念就是,每一座我是希望能够至少达到上一坐

BBF:这是这个问题呢。其实我没敢跟您提这个问题,为什么没敢提这个问题?就是上一坐下坐的状态没法刻度,就导致这一坐的前半段怎么样去先达到上一坐的状态,

就是您的

YS:不是,他不可能是前半段达到,

BBF:就是1/3嚒,

YS:不可能,就是最后那几分钟,你就记住这一点,因为你前面都在倒腾你以前的,你相当于你自己这一坐坐完了,到下一坐之间你自己又开始慢慢收回来了,然后又开始不断的染进来,对吧?

如果你的在状态做得好一点,可能就是稍微好一些,但是内在一定都是被合上,顶多就是外面那一层可能可以动的起来,对吧?然后